1

分享

硬麵火燒餅16-我喜歡你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沒呼吸那不是沒睡著,那是要命了好嗎?」呂旭康扶額,把人拖回房裡,按到床邊坐下,問道,「我是誰?」
    陳默瞇起眼睛,抬手捏住呂旭康的下巴將人跩到眼前端詳。
    呂旭康臉慢慢地紅了,比對面醉酒的那個還鮮豔。
    「兔崽子。」陳默咯咯笑道。
    帶酒味的熱氣拂上呂旭康的臉,他覺得他也要醉了,趕緊將下巴上的爪子摘下來。
    「對你來說...我是怎樣的人?」呂旭康總算還沒忘記一開始為什麼要騙陳默喝酒。
    「你不是人。」陳默說。
    「啊?」呂旭康嚇了一跳,開始回朔自己哪裡得罪她了。
    「你是兔子。」陳默說。
    「......」
    「好吧,那我是個怎樣的兔子?」呂旭康重新問一遍。
    「太白了。」陳默打了個隔,「竟然連一根雜毛也沒有。」
    「你也沒有雜毛啊!」呂旭康忍不住回道。
    「至少我是黑的,在林子裡比較好藏。」陳默得意的說。
    「...那除了原身的毛色,我是個怎樣的兔子?」呂旭康問。
    陳默再次把人弄到自己面前,這次是按著後腦杓,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歪著頭露出一個壞笑,「長得還不錯,改天應該讓你穿女裝出去晃一圈。」
    呂旭康想像了一下那畫面,忽然覺得似乎挺好玩。
    「好啊!改天安排一下。」呂旭康笑道,「還有嗎?」
    「話多,哪兒熱鬧哪兒鑽,整天找事。」陳默說,「明明敢殺人還怕鬼,矯情。」
    「難道我除了臉就沒有其他優點了嗎?」呂旭康一下子真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難過。
    「你還有...嗝,還有三個優點。」陳默舉起三根手指頭說。
    「哦?說來聽聽?」呂旭康期待道。
    「第一,飯做得比我好,第三,笛子吹得比我姐好。」陳默數著。
    呂旭康的笑僵在臉上。
    陳默做飯炸廚房,後來經過大頭目和呂旭康雙管齊下的教學後雖然不至於再把廚房燒了,但做出來的東西不是外型別出心裁就是味道清新脫俗,最後大頭目下令廚房和陳默只能存在一個,不能同時出現。
    至於大頭目陳皓月的笛聲...那是一個可以把死人吹活過來然後二度死亡的傳奇。
    在這兩樣事情上贏這兩個人實在算不上什麼優點。
    「等等,第二呢?」呂旭康突然想起來。
    陳默掰著手指頭,一臉反應不過來的樣子。
    「我在你心裡這麼糟糕嗎?」呂旭康沮喪道。
    陳默愣愣地看了呂旭康一會兒,認真地說,「你是個好弟弟。」
    「我就只能是弟弟嗎?」,呂旭康問。
    「不然呢?」陳默疑惑地皺起眉頭,「大玩偶?」
    呂旭康瞬間氣笑了,「這下你承認了?小時候說什麼鍛鍊我訓練我培養我,讓我在後面追著你跑,把我倒掛在樹上,在我臉上畫虎紋豹紋,把加了千斤咒的老鷹羽毛綁在我腰上這些都只是為了好玩吧?」
    「是培養你啊!」陳默理直氣壯道,「不然你能有今天這樣勉強能看的功夫嗎?」
    呂旭康忽然啵的在陳默臉頰上親了一下。
    陳默像個木頭人依樣僵了三秒,然後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臉頰,埋怨道,「幹嘛啊?都是口水,髒死了。」
    「我喜歡你。」呂旭康看著陳默的眼睛說。
    「嗯?」陳默又頓了三秒,奇怪道,「喜歡為什麼要抹口水?」
    「你心裡有沒有那麼一點點喜歡我?」呂旭康小心翼翼的問。
    「喜歡啊!」陳默答的爽快。
    「真的!?」呂旭康大喜。
    「我喜歡你,還喜歡姐姐、哥哥、秦婆婆。」陳默數著,「還有爹、娘、二姐...」
    「......」
    就是沒開竅嘛!都埋到親朋好友堆裡了。
    不過這是不是就是小二說,可以大膽勇敢的追的程度了?
    陳默隔天一早起床的時候,發現手裡抓著一根簪子。
    簪子前端刻了個心形的圖樣,是呂旭康的。
    陳默納悶的揉了揉太陽穴,不太清楚跟石頭睡在隔壁間的呂旭康為什麼會把簪子落在她房裡,又為什麼會在她手中。
    等等,昨天那傢伙好像拿了罈滿好喝的酒過來...然後,然後,然後?
    這時,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呂旭康端了碗東西靜悄悄的進來。
    這傢伙沒了簪子,現在頭上插著的是一根湯池。
    「哎呀你醒啦?」呂旭康揚起一邊眉毛,端著碗走過來,「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陳默搖搖頭,問道,「我昨天喝醉了?」
    「對啊!還抽走我的簪子,說什麼都不肯還給我,說要在上面刻你的大名。」呂旭康笑道,將碗遞給陳默,「哪,蜂蜜水。」
    陳默喝完蜂蜜水,檢查起那根簪子,一臉奇怪道,「我刻名字在上面作什麼?我好像沒得逞啊?」
    「宣示主權嘛!不過你還沒找到匕首就睡著了。」呂旭康說,取回簪子把湯匙換下來。
    「可是那又不是我的?」陳默不解。
    「我是你的啊!」呂旭康對她拋了個媚眼。
    「切!石頭還是我徒弟呢!那我是不是也該在他額頭上紋我的名字?」陳默嗤道,後來越想越不妥,又道,「以後還是別讓我喝酒了,要是我真的在他額頭上刺字怎麼辦?」
    呂旭康抽了抽嘴角,安慰道,「沒關係,到時候我會攔著你的。」
    「你?」陳默回以鄙視的眼神,「你又打不過我。」
    「好啦!不說這個,你整理一下就下來吧,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趕緊吃了趕緊出發,別太晚去鬼都。」呂旭康拿起陳默喝完的那個碗離開了。
    等陳默下樓的時候,正好看到呂旭康和石頭牽了三匹馬交給小二,托他帶去餵些糧草。
    「居然沒跑?」陳默奇道。
    那三匹馬是三人決定挖兔子洞進城後放生在城門外的,沒想到今天早上陳默出去跑圈時發現這三個傢伙就窩在路邊縮著脖子睡覺,於是石頭就回來叫上呂旭康出去牽馬了。
    「是啊!我本來還想說既然要重新找坐騎了,不知道鬼都會不會有鬼馬什麼的。」呂旭康說。
    「你不是怕鬼?」陳默驚奇道。
    「動物鬼跟人鬼那能一樣嗎?」呂旭康反駁。
    「有什麼不一樣?都是死了的生物。」陳默說。
    石頭在旁邊默點頭。
    「你們不要這樣,我好不容易說服自己去鬼都不要害怕的。」呂旭康可憐兮兮地說。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15-果子酒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17-鬼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