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17-鬼都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為了節省時間,陳默沒再讓石頭跑在前面,三個人策馬奔馳,大約十點出頭就來到了目的地。
    鬼都的城牆特別雄偉,上面雕了個巨大的鬼臉,而城門就在鬼臉嘴巴的位置,行走的路人就像是被吞進鬼的巨嘴裡一樣。
    「這挺有意思的啊!」陳默非常感興趣的仰頭查看。
    除了城牆,城內其實就和一般繁榮的城鎮沒什麼區別,唯一不同之處是家家戶戶的門口都掛有木雕的獅頭,獅子嘴裡還咬著把劍。
    「這裡鬼真的比較多嗎?」呂旭康問石頭。
    「樹下有四隻在打麻將。」石頭指著旁邊的大榕樹說,又指著另一邊的亭子,「那裡面有五隻在聊天。」
    「好像其實也沒那麼多?」呂旭康鬆了一口氣。
    「別急,還沒過午呢。」陳默輕飄飄的插了一句。
    「過午就該溜了好嗎?」呂旭康說。
    陳默搖搖頭,繼續四處亂逛。
    路邊有好幾個推銷符篆的小販,非常熱情的招呼三人,然而陳默只看一眼,就知道你面那些不管是避邪符紙還是護身符,都只是沒有效力的隨手亂畫,更不要說那些號稱可以淨化磁場的神水或串珠手鍊了。
    呂旭康推掉一個又一個推銷的人,正當他用僵硬的笑容送走一個滿身貼滿黃紙的推銷人員後,迎面又來一人。
    此人挑著貨桿,上面掛了大大小小的獅子掛飾,和住民門口掛的一樣,嘴裡都咬著劍。
    正當呂旭康按捺著不耐煩打算再把人忽悠走時,他忽然注意到那人的腰間掛了個玉牌。
    玉牌上雕著的水仙花紋樣,和陳默腰包裡百花印上鑲著的金水仙完全一個娘生的。
    陳默顯然也注意到了,主動走向那個賣貨郎。
    「郎君,娘子,小郎君,看看?鬼都特有鎮煞祈福的劍獅掛件。」賣貨郎放下貨桿,熱情道。
    「你這雕工不錯。」陳默翻看了幾個可以綁在腰帶上的配飾,眼神移到他的腰間,「你那腰牌也是自己刻的?」
    「這是祖上傳下來的,不賣的。」賣貨郎抱歉道。
    「默姐姐,你祖上傳下來的東西上是不是也有那個花紋?說不定你們是什麼遠房親戚?」呂旭康在一旁插話道。
    陳默毫不留情地踩了呂旭康一腳。
    「娘子也有這樣的腰牌?能否讓我看一眼?」賣貨郎問。
    陳默戒備的看了一眼賣貨郎,從腰包裡翻出百花印,亮了一下便又收起來。
    賣貨郎看過百花印後整個人態度都恭敬起來,欠身失禮。
    「三位貴人可是百花寨來的?」賣貨郎問。
    「這位即是百花寨寨主。」呂旭康介紹道。
    「早就聽聞百花寨前寨主近日暴斃身亡,由一名巾幗英雄接掌百花印,原來便是娘子,失敬,失敬。」賣貨郎扛起貨架道,「百花印倉促間交到您的手上,定然沒有好好傳承,我家掌櫃的知道您近日肯定會遣人過來一趟,沒想到您親自過來了,還請移步小店,掌櫃的會將您應該知道的事情都告訴您。」
    「請。」陳默頷首,做了個帶路的手勢。
    賣貨郎將三人領到一家木雕舖子裡,鋪子四面八方的牆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劍獅,看來居民門口所掛的獅頭就是出自這家店。
    老掌櫃見賣貨郎畢恭畢敬的領著人回來,立刻猜出來人身分,迎上前來,「不知寨主親自到訪,老朽有失遠迎。」
    呂旭康代為寒暄了幾句,老掌櫃才吩咐賣貨郎把鋪子關上,將三人請進內間,親自泡茶招待。
    「寨主事務繁忙,百花印究竟還有什麼用處,你趕緊說來,寨主有重謝。」呂旭康道。
    「老朽豈不知寨主的時間寶貴?但此事實在急不得。」老掌櫃呵呵笑道,「這百花印的妙用,還要等到申時之後哩!」
    申時?陳默悄悄瞥了石頭一眼,石頭便在她手背上寫了個三。
    下午三點過後的意思?
    「聽說這裡晚上是鬼的領域。」陳默說,語氣不是問句。
    「寨主的消息不錯,這裡晚上是鬼市,八字稍輕些的若是隨意在城內走動,不是重病不起,就是直接被勾了魂去。」老掌櫃道,「不過寨主既然能號令群雄,煞氣必然是重的,就算天生八字輕些也無妨。」
    「這麼說,百花印是用在鬼市裡?」陳默問。
    「所有人鬼,只要魂魄完整,都可以自由出入鬼市,能從中得到多少好處全是各憑本事,但百花樓就不一樣了,只有擁有半仙以上的實力,或是持有百花印者,才有資格入內。」老掌櫃道。
    「半仙?現在世上有多少人有半仙以上的實力?這資格也太嚴格了,這根本不想讓人進去吧?」呂旭康質疑道。
    老掌櫃定定的看著呂旭康,直到呂旭康有些不自在了,才意味深長地道,「年輕人,看不見、沒看過的東西,並不等於不存在。」
    「這老頭好古怪。」呂旭康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在陳默耳邊嘀咕道。
    老掌櫃留了三人吃午飯,飯後又拿了象棋出來,陳默和呂旭康沒見過這種東西,一個以為是拿來堆房子的,一個以為是暗器。
    老掌櫃內心無比鄙視這兩個只會打架和三歲小兒遊戲的傢伙。
    最後是石頭這個活了快四百年的土長老孩子下場和老掌櫃殺了兩局,竟戰成平手,令老掌櫃讚不絕口。
    陳默和呂旭康在旁邊也大概看懂了這個遊戲的規則,於是第三局兩人對老掌櫃,殺到棋盤上剩三卒兩仕一炮,陳默和呂旭康的帥被關廁所認輸。
    老掌櫃收回剛才心中對兩人的鄙視,認為第一次和他下棋能掙扎這麼久,實在是孺子可教。
    斜斜的影子越拉越長,陳默掏出懷錶,指針顛了一下,五點了。
    象棋玩個一兩局固然有趣,但連玩三個小時還興致不減,陳默無法理解。
    前面三隻雄性還在討論石頭和老掌櫃剛剛殺完的那一局,陳默看了看錶,又看了看外面的天,想了想,終究沒有打擾他們,只是坐在一邊發呆,呆著呆著,直接睡著了。
    「默姐姐?」
    陳默被人一搖,猛然驚醒,眼裡綠痕閃過,兔耳朵差點就出來了。
    「抱歉啊!我們聊太久了。」呂旭康道,「掌櫃說帶我們去吃鬼市的特色小吃,然後再到百花樓去。」
    陳默揉揉眼睛,見窗外竟已經暗了下來,天空是藍紫色的,非常好看。
    老掌櫃將幾綑線箱和幾疊銀紙包進包袱,輕車熟路的領著眾人穿梭在燈火輝煌的夜市裡。
    如果說,早上的鬼都是熱鬧,那麼晚上的鬼都就是繁華了。
    來來往往的男男女女以及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在街道間穿梭,有不少人是沒有腳的。
    「掌櫃的,沒有腳的是鬼嗎?」呂旭康弱弱的問。
    「是,但有腳的也不一定是人。」老掌櫃說,「有可能是妖精之類的,也可能是道行比較高的鬼。」
    三隻兔妖笑笑不說話。
   又拐了一個彎,老掌櫃開心的宣布,「三位貴人,到啦!」
    只見一個頗為乾淨的路邊小販掛了個斗大的招牌。
    【道地人間麻辣兔頭】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16-我喜歡你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18-百花樓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