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18-百花樓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那啥,你們這裡的人怎麼這麼愛吃兔兔捏?」呂旭康抽蓄著嘴角說,一邊用慘不忍睹的眼神看像那幾隻被擼的一根毛都沒有,赤條條吊在旁邊的死兔子。
    「這一帶靠山,以前窮的時候大家就抓山裡的野兔子吃,久了就成習慣了。」老掌櫃觑了觑三人臉色,「怎麼?貴人們不吃兔肉?」
    「忘了事先告知掌櫃,我們家鄉不吃葷腥,兔子尤其殺不得。」呂旭康說,隨意指了家旁邊的滷味攤道,「不然吃那個吧?我們也不挑,夾些蔬食豆皮就行。」
    「那個不行。」老掌櫃道。
    「為什麼?」呂旭康問。
    老掌櫃帶他們悄悄繞到攤位旁,指了一指裡面的食材。
    青菜、蘿蔔、豆干、鴿子蛋、雞爪、雞皮、雞心、豬血糕、豬耳朵等等食材一排一排整齊的擺著。
    「有什麼問題嗎?」呂旭康疑惑道。
    石頭的臉色卻是變了。
    老掌櫃不知在手指上沾了什麼,濕漉漉的在陳默和呂旭康眼皮上擦過,在睜開眼睛時,攤位上的食材全都變了個樣。
    鮮美的青菜蘿蔔是乾掉枯葉樹根,圓潤的鴿子蛋是粗糙的小石頭,雞爪最是恐怖,陳默和呂旭康對視了一眼,總覺得那應該是人的手骨。
    最後老掌櫃帶著三人繞到另一條巷子吃板凳麵。
    直到他們蹲在矮板凳上吃麵時,老掌櫃還在嘆息,認為他們不願意嘗試麻辣兔頭實在太可惜了。
    吃麵的時候,陳默發現街上的人,或者說鬼,更多了,幾乎是摩肩擦踵,也不知道是因為時間晚了,還是因為剛剛老掌櫃塗在她眼皮上的液體。
    吃完麵,他們終於來到傳說中的百花樓。
    早上的百花樓是個三層的茶樓,外面掛滿了紅燈籠,充滿了喜慶的感覺。
    晚上的百花樓換下了紅燈籠,掛上一排排潔白的白燈籠,增添了些哀戚詭譎的色彩。
    門口有幾個嬌俏的侍女在接待客人,這些侍女的身材五官是好看,但膚色蒼白的詭異,塗了兩坨誇張的腮紅,而且笑容說不出的僵硬詭異。
    「有資格進百花樓的貴人可以攜帶一人同行,老朽就先回鋪子等待了,小郎君是否要先和老朽一同回去休息?」老掌櫃問。
    「哪位是持有百花印的客人?」一位侍女扯著嘴角親切問道。
    陳默從腰包裡淘出百花印遞給仕女查看。
    確認過百花印後,侍女恭恭敬敬的還回百花印,右偏頭看了一眼石頭,道,「小郎君若是沒人照顧,就一起進來吧。」
    早上時那賣貨郎只是遠遠的告訴他們百花樓是個茶樓,並沒有帶他們進來,所以早晨茶樓裡的樣子三人並不清楚,但在夜裡,這百花樓可以說是極度奢華。
    頭頂是綴著銀色流蘇的白色吊燈,觸目所及是精緻的木雕屏風和窗櫺,牆上掛有大家的書法畫作。
    侍女引他們來到二樓的包廂,陳默驚訝的發現那坐榻上的彼岸花紋樣還是金線繡的,中間擺了張木桌,散發著淡淡的香氣,和二姐靈松蘿身上的味道十分相似。
    桌上擺了壺茶,是上好的陳年普洱。
    成套的茶具是青黑色的,隨著光線還有不同的色澤反光。
    有錢,真他媽有錢,陳默內心驚嘆。
    「請問一下,坐在一樓的那些是什麼人?」呂旭康問那侍女。
    一樓的桌椅推到邊邊,中間圍出了塊空地,周圍擺了幾張長凳,長凳上坐了些人,像是客人,但又沒看過店家這樣對待客人的。
    「那些是沒有百花印也不到半神實力的普通客人。」侍女答道。
    「咦?我以為那樣的人沒資格進百花樓?」呂旭康疑惑道。
    「所以他們要付出不小的代價。」侍女淺淺的笑了,那眼睛說不出的妖異,讓人毛骨悚然,呂旭康清了清喉嚨,到底不敢問那代價是什麼。
    「能坐三樓的是擁有半神境界的客人,而四樓的是擁有真神實力的貴賓。」侍女主動介紹,「至於五樓,是樓主的私人區域,外人不能隨意進入。」
    另一名侍女敲門進來,呈上一本冊子。
    「百花樓每天亥時都會有拍賣會,這是今天的拍品目錄。」帶他們進包廂的侍女說。
    陳默翻開冊子,裡面有受詛咒的美玉、富含能量的水晶、天女的絲綢、有靈的神兵、稀有的奇獸異草等,最後一頁赫然寫了兩個大字。
    鬼草。
    配圖上的植物擁有腎形並掌狀淺裂的葉子,紅色的莖,青白色穗狀的花。
    「鬼草,可以化解一切憂愁煩惱,這裡的所有人幾乎都是為它而來。」侍女說。
    「這鬼草是從哪裡出產的?」呂旭康問。
    「等您將鬼草拍下來,可以到後台親自詢問賣家。」侍女說。
    「那你們這裡拍賣是用什麼交易?總不會是普通銀兩金條吧?」呂旭康問。
    「一開始是香,同樣的斤兩,品質佳的勝。」侍女說。
    難怪老掌櫃留給他們的包袱裡除了金紙還帶了香!
    「若是香拚價超過千斤,就會開始比拚別的東西,至於誰的開價比較值錢,則由賣家決定。」侍女說。
    「比如說?」呂旭康問。
    「什麼都有,您等一下就知道了。」侍女說。
    接著侍女又向陳默和呂旭康解釋了拍賣的規矩,並上了盤糕點,就離開了。
    陳默拈了塊梅子糕,就把剩下整盤的綠豆糕紅豆糕桂花糕什麼的通通推到石頭面前。
    「可以化解一切憂愁煩惱?」呂旭康看著冊子上的鬼草,嗤之以鼻,「世間煩惱千千萬萬,源於人性中的貪嗔癡,除非你放下一切,遠離人群是非,否則根本離不開煩惱,一株草?能幹什麼?」
    陳默吃完手中的梅子糕,拍了拍手上的屑屑道,「你就算隱居深山也要煩惱午餐吃什麼,晚上睡哪裡。」
    「你說的對。」呂旭康點點頭,「活在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沒有煩惱,那這麼多人是來當冤大頭的蠢蛋?」
    「也不一定。」陳默摩娑著手指頭,「如果你什麼都不記得,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所求,或更甚者,感覺不到痛,感覺不到餓,那是不是也算沒了憂愁煩惱?」
    「你這麼一說,好像是這麼回事?」呂旭康噫了一聲,「怪恐怖的,用這種方式忘掉煩惱,那我還是我嗎?」
    一樓出來一名翹臀白衣女子,步法娉婷,手裡舉著個銅鑼,歡快地敲著。
    整棟茶樓瞬間安靜下來。
    「各位貴賓久等了,拍賣會現在開始!」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17-鬼都
  • 下一篇
  • 學校以我為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