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19-拍賣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我出我的兩個女兒。」
    「我出家傳賀氏腿法!」
    「我出十萬陰德!」
    「我出我十年壽命!」
    「我出訓練好的小鬼一隻!」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呂旭康嘖道,「默姐姐,我總覺得靠買下鬼草來得知出處的難處有點高?」
    「你覺得我們跟蹤得標者的可能性有多大?」陳默用手指頭輕敲腰間的劍問。
    「成功機率不超過百分之十。」呂旭康涼涼道,「買到鬼草的應該會是樓上那些半神以上實力的大佬,我們根本不可能跟蹤,不被當作可疑人物直接幹掉就不錯了。如果讓一樓的僥倖買去,他們也不一定會問鬼草的出處,就像我們買菜也不會問菜販的菜是哪塊田裡長的一樣,逼供也問不出來。」
    「那我們用蟻人符跟著得標者去見賣家呢?蟻人符會壓制妖力,應該能掩人耳目。」陳默又問。
   「蟻人族長到底給了你姐幾張啊?」呂旭康不可思議地問道。
    「二十張,拚酒以一杯之差拚輸了,姐給了我十張。」陳默說。
    「我天!蟻人族長據說是個千杯不倒的酒桶!嫂子這麼能喝啊?」呂旭康咋舌,一邊又慶幸好險陳皓月沒想過要訓練陳默的酒量。
    「也是僥倖,他們當時賭的是誰喝得多且晃都不晃一下,結果在喝完第九桶時蟻人族長踉蹌了一下,所以輸了。」陳默說。
    「那嫂子?」呂旭康問。
    「姐她一動不動,直接站著睡著了。」陳默說。
    「...確實僥倖。」呂旭康無語,「回歸正題,就用蟻人符吧。」
    拍賣會時間拉得很長,中間還有戲子畫著大花臉出來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唱些什麼,等到拍賣最後一件鬼草時,呂旭康吃掉被陳默和石頭冷落的芋頭糕,接過陳默遞過來的蟻人符往腦門上一貼,然後爬上陳默的掌心。
    陳默牽著石頭說是孩子覺得無聊,帶出來四處逛逛,悄大喇喇地蹓躂過得標者的門口。
    這間包廂的主人是個半神,用了他的三個承諾換得了鬼草。
    這次三人不一起使用蟻人符,而是由呂旭康獨自跟蹤,利用血契禁術和陳默保持暫時的五感共通,讓陳默和石頭留有妖力從旁協助。
    透過呂旭康的眼睛,陳默看到一間比他們的包廂還要高級的房間。
    裡面只有一位白衣青年,看上去豐神俊朗、一派仙風道骨。
    呂旭康悄悄爬進他的髮冠裡,翹著二郎腿舒適的陷進他的髮髻。
    陳默通過共感聽到呂旭康內心樂呵呵的想:真像個移動觀景台,就差壺好酒和美人。
    「你喜歡什麼樣的美人?我讓姐幫你物色一個?」陳默好笑的問。
    「像默姐姐這樣的,我就喜歡。」呂旭康毫不遲疑的回答。
    陳默那邊好一會兒沒有回音,呂旭康想說會不會是撩的狠生氣了,正要再開口,就聽到陳默遲疑地回復。
    「我這樣的?你確定嗎?這條件有點高唉?可能不好找,要不你降低一點標準?」陳默說。
    這會兒換呂旭康沉默了。
    這時一名侍女進了白衣青年的包廂,將他領到一樓後方賓客止步的會客室內。
    會客廳的椅子上坐了個年輕女子,她大晚上的,還在室內,堅持帶著一頂斗笠,斗笠上還掛有一層半透明的白紗。
    這女人似乎還嫌不夠,透過白紗,還能隱約看到裡面那張臉上掛著面紗。
    「是有多害羞?那幹嘛還出來呢?」陳默感到莫名其妙。
    「這叫神秘感。」呂旭康說,「鬼草神秘,賣家拋頭露面,那還怎麼神秘的起來?」
    「隨便用張人皮面具或易容符就可以了,還這樣裡三層外三層的,我看著都熱。」陳默說。
    那女子一件白衣男子進來,便從椅子上站起來,她聲音低低的,有點雌雄莫辨的味道。
    「我此番是代主人前來,因此沒有資格代替主人像你提出三個要求。」女子說。
    白衣男子客客氣氣的交給女子一面正面刻著卯,背面刻著逍遙的玉牌,「請姑娘轉交此玉牌給令主,當令主想好要我做什麼,盡可持玉牌上清玄山找逍遙峰主沈卯蘭。」
    女子身過潔白纖長的手指接過玉牌,稍作檢查後貼身收好,將曬乾了的鬼草根是根葉是葉莖是莖花是花的分成四包綁成一串交給白衣男子。
    此時呂旭康換了座新的移動觀景台,她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趴到女子從斗笠上冒出來的髮髻上,用對方的髮帶固定住自己。
    兩人又寒暄幾句,白衣男子便帶著鬼草出去了,而女子則由是女引向另一側的暗門,巧咪咪的從百花樓後門離開了。
    那女子孤身一人,走的很慢,很慢是指跟有修為的智人修士或妖類比。
    由於並不清楚女子的實力,陳默不敢跟的太近,帶著石頭牽著馬遠遠的綴在後面。
    她一路往西南走,走了三天,在一座城市內找到一家胭脂舖子,那鋪子的掌櫃一見她來了,便熱情的將她請進後間。
    「辛苦白姑娘了。」掌櫃親自捧了茶盞上來,「山主近日可好?」
    「主人很好。」白姑娘掀開面紗喝茶。
    「不過我聽說百花樓的拍賣會三天前就結束了,姑娘怎麼這麼久才過來?」掌櫃問。
    「有人在跟蹤我,我想把對方引出來,刻意走慢了。」白姑娘說。
    陳默和呂旭康同時倒抽一口氣。
    「是誰這樣大膽?」掌櫃吃驚問道。
    「不知道,對方修為很高,我沒辦法反追蹤。」白姑娘說。
    對方口中修為很高的陳默和呂旭康滿頭冷汗。
    「竟然有白姑娘無法反追蹤的人物存在!」掌櫃像是無法相信,「姑娘要我如何幫忙?」
    「你幫我找一個身量和我差不多的,拿我的腰牌扮作我的樣子以正常的速度繼續往百花山趕路,我跟在後面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白姑娘說。
    「跟蹤姑娘的人...不會聽到我們的計畫吧?」掌櫃望四周張望了一下,但他只能看到四面牆壁。
    聽到了,陳默和呂旭康同時在腦海裡聽見對方說。
    「我甩掉他五次,他每次都能重新跟上來,但他現在不在我感知得到的範圍內,你盡可放心。」
    陳默和呂旭康一愣,難道除了他們,還有人在打鬼草出處得主意?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學校以我為榮?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0-白姑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