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20-白姑娘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晚上九點,假的白姑娘全副武裝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偷偷摸摸的離開了胭脂舖子。
    正牌的白姑娘換了一身黑壓壓的夜行衣,臉還是不給人看,戴上了一張黑色的面紗,咻的消失在夜裡。
   漆黑安靜的街上,服裝奇特的年輕女子帶著一個孩子和三匹馬緩緩走過,像是在散步一樣閒適。
    又走了三天,這次是妖的速度,光明正大的、暗中躲藏的,來到了一座山下。
    這裡長滿了筆直翠綠的竹子,陽光閃過茂密的竹葉,散成點點光斑撒在地上,不時還有清風徐徐吹來,搔得竹葉枝條悉悉簌簌劈啪脆響,正中午走在裡面也絲毫不熱。
    假白姑娘吹了聲口哨召來一隻鴿子,在牠腳上綁上一封信,鴿子歪著頭咕咕兩聲,拍翅飛走了。
    假白姑娘看著鴿子飛遠,坐到邊上拿出硬梆梆的乾糧開始啃。
    一塊餅還沒啃完,十幾個穿的黑不溜丟的蒙面人從天而降,劍指靠著竹子,戴著斗笠的姑娘。
    那姑娘倒也不怕,細嚼慢嚥的吃完手中的乾糧,拍拍手上的餅屑,才抬起頭來看圍在四周的凶神惡煞。
    「姑娘膽子挺大。」為首那人拿起一個小小的紙捲,「你早就知道我們在跟著你了,居然還能這麼自在的一路走到這裡才找救兵。」
    「你待如何?」姑娘掀起眼皮,定定的看著那首領問。
    「我們原本只想跟著你找到鬼草的生長地,但既然你想找人來殺我們,我們也只好先下手為強了。」首領說。
    「你們想殺我?」姑娘問,語氣中甚至參雜了些譏誚。
    「得罪了。」首領說,舉起手中的劍刺來。
    姑娘就睜著明亮的眼睛看著,不閃不躲,面紗下的嘴角微微勾起。
    噹的一聲,一把長劍以非人的速度、詭異的角度斜插進來,打掉瞄準姑娘喉嚨的劍尖。
    同時,那首領哎呀一聲,腳下一軟,往旁趴了個狗吃屎。
    他的腳踝被一顆石頭打穿了。
    竹林裡多了一黑、一黃、一青三道身影。
    陳默收了劍,拿出根短鐵棒守在仍舊坐在地上的假白姑娘身邊,出一張嘴指揮石頭。
    「猛虎撲食攻他後心,注意重心,狡兔三迴!小心後方,不能只顧著追擊,也要留意四周,踩撲朔步,蜻蜓點水削他左腳…」
    石頭腳上踩著玉兔迷影,右手握著那柄百花寨裡帶出來的短刀,有模有樣的一個打三個。
    另外那冒出來的黑衣蒙面人自然就是真正的白姑娘了,此時呂旭康已經離開她的髮髻,躲到旁邊撕了蟻人符,疏通堵塞多日的筋脈。
    注意著石頭的同時,陳默也分出心神去關注跟蹤多日的白姑娘。
    剛才打穿人腳踝的石頭便是她彈出來的。
    她使一條白綾,甩起來花俏好看,像是降世的仙女在翩翩起舞。
    只是這仙女是死神,迷人的身姿要人命。
    白姑娘輕輕鬆鬆放倒十個人,幾乎都是被白綾劃破了喉嚨,一擊斃命。陳默在內心連連叫好,手腕輕輕轉動,回想著剛才她用過的招式。
    白姑娘甩了甩短劍上的血珠,看她的替身旁邊有人保護,便要去幫被圍攻的石頭。
    「這位俠士,還請你不要幫小徒,難得有個實戰機會,讓他好好玩一把。」陳默朝白姑娘喊道。
    白姑娘看了看石頭,只見他雖然年紀小,身高不到人胸口,以一敵三佔不了上風,卻絲毫不露敗象,而且人家師父還在旁邊盯著呢!出不了大事,也就不理了。
    倒是那三個打不下一個小孩的蒙面人聽到這一席話氣得鬍子都翹起來了,如果他們有鬍子的話。
    感情他們是用來餵招的?媽的幾個成年人居然還拿不下一個沒出師的小屁孩?
    始終坐在地上悠閒的靠著竹子的女子站了起來,先謝過陳默的救命之恩,然後朝白姑娘盈盈拜下。
    「兩位認識?」陳默明知故問,臉上裝出疑惑和戒備。
    「鄙姓白,她是我的手下,為了把這些刺客引出來才分開走,感謝姑娘師徒出手相助。」白姑娘解釋道。
    「應該的,修行之人本就該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陳默說,「我姓陳。」
    「陳姑娘和令徒…尤其是姑娘,不像本地人啊?」白姑娘問。
    「我的確不是本地人,那徒兒是和朋友出來遊歷的途中收的,但也不是這一帶的人。」陳默說。
    「這麼說姑娘還有一位朋友?怎麼沒看到他?」白姑娘問。
    「中途有事分開走了,約在這附近會合,也許等一下就遇到了。」陳默說。
    遠處的石頭一個掃堂腿絆倒一人,那人直接倒向石頭的刀,眼看就要身首分離。
    那一瞬間石頭臉上出現一瞬猶豫,把刀偏了偏,刀嵌進那人的肋骨。
    石頭一腳踢飛他刀上的屍體,回身漂亮的砍翻另一個人。
    陳默的魔鬼訓練還是有成效的,石頭的耐力此時就勝過那三人,也因此找到破綻,連續解決兩個。
    三比一都能打成平手,一對一就更沒有懸念了。
    石頭三招解決了那人,轉身向陳默走來。
    陳默卻突然一甩手上的短鐵棒,那鐵棒彈開,成了一把鐵弓。
    嗖的一聲,一根鐵箭擦著石頭的臉頰飛過。
    那個差點被石頭斬首的人竟然還沒斷氣,舉劍要偷襲,那劍只插一點就戳到石頭身上了。
    石頭嚇了一跳,等他回身查看時,偷襲者已經被一箭穿心,徹底涼了。
    陳默放下握著弓的手,臉色不大好。
    石頭把屍體上的箭拔下來,回到陳默身邊,怯怯的把鐵箭擦乾淨,捧給陳默。
    陳默沒接。
    「我有沒有說過,眼觀四面,耳聽八方,身上每一根寒毛都要留意周圍的氣流風向?」陳默問。
    石頭低下頭。
    「今天要是我不在,你已經死了。」陳默黑著臉說。
    「我知道錯了。」石頭聲如蚊蚋。
    「明天起,加一項蒙眼練習。」陳默說。
    「好…」
    「還有,剛才那個人,原本你一刀就可以殺了他,為什麼臨時換刀的位置?」陳默問。
    「那個位置,他的頭會被切下來的。」石頭委屈道。
    「都是死,頭掉不掉有什麼區別?矯情!你要是不移開刀,你就不會有後面這一下危險,而且你可以一刀解決剩下的兩個,但因為你猶豫了,停頓了,所以你多出了三刀。」陳默嚴肅的說,「你要記住,實戰時,多拖一秒鐘,就多一分危險,不要有無謂的仁慈,對敵人仁慈,便是對自己殘忍。」
    陳默話還沒訓完,旁邊的草叢忽然蹦出一個人,白姑娘一句話也沒說,直接朝那人射出白綾。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19-拍賣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1-殺鬼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