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21-殺鬼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唉唉唉怎麼隨便打人捏?默姐姐救命啊!」呂旭康的聲音高了八度,從草叢裡跳起來,一蹦三尺高,到處亂竄,剛才像毒蛇一樣迅捷精準的白綾此刻永遠慢半拍總是攻擊在呂旭康的腳後跟。
    陳默嘆了口氣,對白姑娘到,「白姑娘,那位便是我朋友,還請高抬貴手。」
    白姑娘立刻收了白綾,對呂旭康道,「不知姑娘是陳姑娘的朋友,失禮了。」
    呂旭康嘿嘿蹭到陳默身邊,一臉心有餘悸,「不是姑娘,是公子,你那白綾好厲害。」
    白姑娘臉上滑過一絲詫異,又被隱藏的無影無蹤,她向呂旭康道了歉,兩人互相簡單認識了一下。
    「那麼三位接下來準備往哪裡去?」
    「隨便走吧?白姑娘是本地人?有哪裡推薦的嗎?」呂旭康問。
    「有呀。」白姑娘忽然笑了起來,就算她半張臉被面紗蒙住了,陳默還是可以感覺到對方是歪著嘴角笑得猙獰。
    「小鬼們跟我說有兩組人在跟著我,我還不相信,原來是真的。」白姑娘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我們只是雲遊路過。」陳默把石頭護在身後,皺眉道。
    「雲遊到陰間來,幾位真是好神通。」白姑娘道。
    漂亮的竹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腥臭黏膩的空氣,和一雙雙空洞無神,深淵一般的眼洞。
    偽白姑娘扯掉斗笠,撕掉面紗,赫然是個栩栩如生的紙人,她張開口,張出了個不可思議的大小,裡面的牙齒密密麻麻,讓陳默聯想到被鮫人抓住的那隻鯊魚。
    「三位也的確是我見過手段最高超的偷草賊,竟能瞞我一路,差點就讓你們跟回我的鬼草田。」白姑娘面色陰沉地說,抬手指著靠在一起的三個人下令,「大的殺了,小的活捉。」
    紙人一馬當先衝了上來,纖細修長的手指指甲暴長,狠狠的朝陳默的門面抓去。
    旁邊的小鬼們彷彿受到紙人的感召,紛紛往中間的三人撕咬去。
    呂旭康不怕打架,也不怕殺人,這會兒要殺鬼,嚇得他一邊揮刀一邊吱哇亂叫,被他砍的小鬼也吱哇亂叫,場面一度混亂。
    石頭掄著短刀,時時提醒自己要記得關注四方。
    陳默認定擒賊先擒王的道理,掃開擋路的小鬼和紙人,爭取攻擊白姑娘。
    小鬼一砍就掛,但只要不是砍頭,沒過多久又會自己爬起來繼續蹦躂,而且數量非常多,很是麻煩。
    陳默百忙之中遞給呂旭康一個眼神,呂旭康會意,一刀逼退周圍的小鬼,騰空躍起,迅速收刀回鞘,手上多出一節短笛。
    刺耳的笛音穿過在場人人鬼鬼的耳膜,所有的小鬼,包括紙人,都不受控制的頓了一下,有些原本在攻擊石頭和陳默的小鬼甚至轉移目標,往呂旭康望去。
    因為這一瞬停頓,陳默擺脫了小鬼和紙人,與白姑娘的白綾鬥在一處。
    那白綾柔韌無比,劍砍在上面像什麼都沒砍到,陳默的劍還好幾次差點被捲走。
    另一邊呂旭康暫時定住小鬼的同時,也招來了陰間的植物,此刻呂旭康已經不想深究這些長在陰間的植物究竟是活的還是死的,反正肯聽他號令就可以了,這些植物得了命令,死死的捆住小鬼們。
    於是呂旭康專心對付植物鎖不住的小鬼,而石頭專心的砍被綁住的小鬼的頭。
    那些植物也奈何不了紙人,於是陳默和白姑娘一比一的形式成了一比二。
    陳默很苦惱,她砍不斷白姑娘的白綾,近不了她的身,現在還要防備紙人的尖指甲和滿口利齒,簡直捉襟見肘。
    忽然她想起,布好像是怕火的?
    尤其是這樣薄的布!
    內心有了想法,陳默故意賣個破綻,讓自己的劍在次被裹住,她佯裝要和前幾次一樣把劍奪回來,另一手迅速往白綾上拍了張引火符。
    手碰上白綾的瞬間,陳默感覺到一股陰寒之氣透過白綾傳進她的掌心,一路沿著筋脈鑽進身體。
    陳默嚇了一跳,急忙跩出劍往後退出數步,運妖力把那股陰寒氣逼出去。
    那張引火符成功的燒掉半條白綾,最終不敵白綾上的低溫,憋憋屈屈的滅了。
    看到自己的武器被毀,任何人都不會太開心,白姑娘額角青筋輕跳,持半截白綾直襲陳默的脖頸。
    陳默一個下腰躲過,使出玉兔迷影,瞬間出現在另一邊,趁那半條白綾反應過來之前刺向白姑娘。
    劍尖堪堪劃破白姑娘的前襟,陳默眼角餘光捕捉到令人怵目驚心的畫面。
    從剛才起就沒來攪局的紙人張牙舞爪的撲向和兩個掙脫了植物捆綁的小鬼鬥在一起的石頭。
    石頭這次發現動靜了,但他空不出手反擊,也來不及閃躲。
    要命的是呂旭康被十幾隻小鬼纏身,根本救不過來。
    眼看石頭的小腦袋就要開出五個洞,陳默當機立斷棄了幾乎到手的白姑娘,一個空翻躲過白綾,下一秒直接出現在石頭面前將他推了出去。
    被推出去的石頭手上的刀正好捅進前面的小鬼,他一提一撬把頭弄下來,急急回頭查看。
    陳默以一個彆扭的角度闖進來將人推出去後,自己也失去閃躲的時間,五根又尖又長泛著紫色光澤的指甲穿腹而過,鮮血順著指甲低落,在地上開出五朵艷麗的紅梅。
    石頭的瞳孔瞬間收縮,他大吼一聲,提著刀便要衝上來。
    「滾開!專心砍你的頭!」陳默喝道,一邊挽了個劍花,反手將穿過她腹部的紙人手整隻卸下來,另一手燃起引火符塞進紙人嘴臉。
    紙人的頭瞬間著火,她痛苦的嘶吼哀嚎,漸漸的變成一地灰燼。
    陳默拔出插在肚子上的手丟進火裡,點了幾處大穴止血,頭也沒回打掉後面襲來的白綾。
    「你已是強弩之末,我看你還能撐多久。」白姑娘陰陽怪氣道。
    陳默只覺得冷,如墜冰窖,先是全身起滿雞皮疙瘩,然後她驚恐的發現,關節和感官都開始凍的遲鈍了。
    為了速戰速決,陳默決定再用引火符,奈何白姑娘得了教訓,不再給她機會了。
    一個閃避不及,白綾繞上陳默的脖子,將人高高的舉起來。
    哐噹一聲,陳默手裡的佩劍掉到地上,冰塊般的手扯著白綾,妄圖將逐漸收緊的白綾扯開,放一些空氣進入肺部。
    忽然白姑娘一聲悶哼,白綾瞬間鬆了,陳默重重的摔在地上,她想咳嗽,想大口吸氣,但全身肌肉只是痙攣,根本連這些基本的功能都辦不到,只能讓牙齒咯咯的顫個不停。
    旁邊有個笨重的球體彈了一下滾到她旁邊,但她看不太清楚,鼻子也不靈了,只是依稀有點鐵鏽味。
    世界徹底寂靜之前,陳默感覺有個人把她抱到懷裡,捏住她的鼻子,往她嘴裡灌氣,那空氣燙的不得了,害得她的肺部熱辣辣的疼。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20-白姑娘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2-傷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