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22-傷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陳默醒來的時候覺得很熱,而且很卡,連想翻個身都障礙。
    四周一片漆黑,大約是過了藥效,她現在是夜盲狀態,看不清旁邊有什麼。
    但從感覺上來說,她被人抱著,而且背後貼了個大人,胸前貼了個小人,身上還蓋了條厚被子。
    手和肚子上的傷處理過了,陳默感覺自己那在塞引火符時被咬成蓮蓬的左手現在呈現球形。
    「醒了?」呂旭康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溫熱的氣體噴在陳默的脖子上。
    陳默覺得有點癢,便想坐起來躲開,沒想到這一動腹部就傳來撕裂般的劇痛,讓她又摔了回去。
    對厚,都忘了現在肚子上開了五個洞,搞不好現在彎腰就可以從洞裡看到背後的景色。
    「小心,你的傷還沒好。」呂旭康將她扶好,下床點了盞燈,掀開她的衣服查看傷口。
    陳默被燭光晃了一下,有些刺眼,難受的瞇起眼睛,忽然感到肚子一涼,沒來由的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於是輕輕地扭動身體躲開。
    「怕什麼?我只是看一下傷口。」呂旭康嘖道,接著又壞笑道,「反正我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過了,你害羞也來不及了。」
    陳默無聲的翻了個白眼,躺屍不動任他擺弄了。
    「默姐姐別生氣,我會負責的。」呂旭康說,那語氣說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因為剛剛的掙動,傷口又有些微微滲血,呂旭康輕手輕腳的幫陳默清理乾淨重新上藥包紮。
    「白姑娘呢?」陳默問,聲音有些沙啞乾癟。
    呂旭康把睡死的石頭搬到另一張臥榻上,然後將陳默扶起來,用枕頭墊在背後讓她靠著,並端來一杯水。
    「在你引開她注意力的時候,石頭繞到她身後,把她的頭剁下來當皮球踢了。」呂旭康說,一邊接過陳默喝完的杯子,「白姑娘一死,小鬼們就化成一縷縷黑煙散了,我們也才得救。」
    「這裡是哪裡?」陳默問。
    「這裡是陰間,白姑娘的住所,不過白姑娘雖住在陰間,卻是個活人,石頭說白姑娘的魂魄一離體就被她養的那些小鬼分食了。」呂旭康說,又倒了滿滿一碗東西來端給陳默,「這是糯米酒,你被陰寒之氣侵蝕,一直醒不過來,石頭旁的鬼魂說給你喝這個暖身驅邪,果然有用。」
    陳默接過碗,酒香撲鼻而來,她一口將酒喝乾,呂旭康立刻遞過水讓她沖淡後面的嗆辣。
    「這酒還挺甜的,不過為什麼會有一點點血腥味?」陳默疑惑道。
    「血腥味?沒有吧?」呂旭康奇怪道,「會不會是你睡太久出現幻覺了?」
    「是這樣嗎?」陳默歪了歪頭,「我睡了多久?」
    「兩天三夜。」呂旭康心有餘悸地說,「天天發抖,整個人冷得像冰塊,一點反應也不給,三不五時還吐幾口帶寒氣的黑血,差點把我和石頭嚇死。」
    「所以你們兩個就順理成章的把自己當兔肉暖手爐?」陳默似笑非笑地問道。
    「結論顯示效果顯著,你看你現在都能起來說話了。」呂旭康有些小得意的說。
    「我覺得那是糯米酒的功勞,你們兩個只是害我卡在中間動彈不得而已。」陳默說。
    「不說這個了,現在還早,再睡一下吧?你傷還沒好,要多休息。」呂旭康說,一邊抱起熟睡的石頭,將他放到對面的床上,輕輕地替他掖好被子。
    到底是重傷,陳默起來說這些話也的確感到氣力不濟,也不反對呂旭康的提議,躺好拉上被子閉眼就睡。
    睡著前她感覺到有什麼冰涼滑嫩的東西輕輕碰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後聽到呂旭康輕輕地說了句話。
    「我就在旁邊,你安心睡,有什麼事叫我。」
    陳默以為自己是睡著,其實是暈過去。
    呂旭康側著身子躺在床邊,不敢睡死,始終留著一分心神注意著陳默,陳默睡著沒多久呼吸頻率就變了,清淺而急促,呂旭康將手背貼上陳默的額頭,摸到一片滾燙。
    「冷完了,換熱嗎?」呂旭康心疼的嘆了一口氣,到院子的井邊打了一桶涼水來,用毛巾打濕了墊在額頭上和後頸下。
    陳默再次醒來時,外面天光已經大量,為了怕感受到她,窗戶被呂旭康的外衣罩住了。
    拿掉額頭上的毛巾,陳默坐起來掃了一眼,石頭不在,她隱約聽到外頭有揮刀破風的聲音,但力度稍弱,出手偏急,應該是石頭在練刀。
    呂旭康背對著她坐在桌前,聽聲音是在磨什麼東西。
    「早安。」呂旭康放下手上的刨刀,端了個小碗和一杯水過來,「先吃這個,我等一下給你煮粥去。」
    陳默接過來一看,是蘋果泥,還拌了蜂蜜。
    呂旭康試了試陳默的額溫,燒已經退了。
    「你要是覺得身上黏糊想洗澡,我等一下叫石頭把燒好的水搬進來,你洗完我粥大概也就熬好了。」呂旭康說,「傷口不能碰水,你擦澡的時候小心一點。」
    陳默一邊稀哩呼嚕的扒蘋果泥,一邊點頭。
    石頭聽說師父醒了非常開心,衝進房裡認真的把陳默從頭看到腳再從腳看到頭,很滿意師父的活蹦亂跳,然後在陳默發作之前心滿意足的出去扛水,末了還幫陳默找出一面屏風架好,開開心心的出去練習玉兔迷影。
    陳默的左手現在是圓手,無法援手,只能靠右手獨立捏乾毛巾,避開傷口把全身擦一遍。
    忽然她注意到地上一塊木板被浴桶壓得微微翹起,裡面似有光線透出來。
    陳默穿好衣服,把石頭叫進來幫她挪開浴桶,然後撬開那塊木板。
    木板下是個溫室,兩人拆了木地板,露出一個人寬的洞,陳默把頭伸進去查看,只見裡面一排排的鬼草整齊的排列著,旁邊有幾個看起來像是定時用的裝置,此時正好動了一下,嘩啦啦的水沿著渠道流出來灌溉鬼草。
    而光線的來源,是掛在頂部的燈籠,陳默勾來離她最近的一隻燈籠,發現裡面的光源不是普通的燭火,而是一團藍綠色的鬼火。
    「你們在做什麼?」呂旭康端著粥進來,就看見一大一小兩個拆了房子,撅著屁股往地板下鑽。
    陳默把發現該呂旭康說了。
    「先吃早飯吧,吃完了我們一起下去看看。」呂旭康說,把這對師徒拎回桌邊。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21-殺鬼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3-窮人翻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