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23-窮人翻身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呂旭康幫忙盛好了三碗粥分給三人,粥是簡單的蔬菜粥,米飯和蘿蔔絲燉得軟爛,上面浮了幾片嫩綠的青菜,還有滑嫩的蛋花。
    味道很清淡,但不妨礙它好吃,陳默連吃兩碗,但她總覺得吃第一碗時一直有一絲絲不大明顯的血腥味。
    陳默把呂旭康的手抓過來左翻右看,左手看完換右手,手上除了練刀的薄繭,沒有其他傷口。
    呂旭康飯吃一半被拉得莫名其妙,放下筷子問道,「怎麼?大仙要幫我看手相?」
    「看你有沒有不小心剁到手放血給我們大補。」陳默把他的手放回去,並塞進他剛剛放下的筷子。
    「被一個炸廚房專業的質疑切到手簡直是一種人格侮辱。」呂旭康忿忿不平道。
    「我總覺得有血腥味,難道真的是幻覺?」陳默奇怪道。
    石頭眼裡寫滿了「完了是不是燒壞舌頭了」,憂心忡忡地看著陳默。
    陳默聳聳肩,自己猜測可能是前幾天吐血吐多了,殘留味道在喉頭,才會老是覺得有些血腥味。
    此事不了了之,呂旭康和石頭都吃完後,三人收了碗筷,再次湊到地上挖出來的那個洞前。
    呂旭康吹笛喚來一條手臂粗的藤蔓,緩緩降到溫室底。
    「你傷口要避免大動作,上來我背你。」呂旭康背對著陳默蹲下來說。
    陳默也沒客氣,直接趴上去,抱牢了呂旭康的脖子。
    呂旭康單手托穩陳默,一隻手兩條腿夾好藤蔓,穩穩的滑下去。
    石頭跟在後面,不同於他師兄的瀟灑,爬得活像一隻大壁虎,好歹也把自己安全弄下去了。
    這些鬼草都已經開花,青白色的花穗一根根直挺挺地戳在那裡,隨著三人走路帶起的微風輕輕地搖晃。
    「這水...散發著陰氣!默姐姐你後退一點。」呂旭康吃驚之餘,不忘把陳默往後推了幾步,自己擋在她和鬼草苗圃之間。
    「祂們說這些草是用陰之水、陽之土輔以鬼火的光種出來的。」石頭說。
    「陰之水,陽之土...也就是說,水是陰間的,土是陽間的?什麼草啊這麼嬌貴居然還沒絕種?」呂旭康隨手彈了彈離他最近的一株鬼草,淡淡的清香氣撲鼻而來。
    被趕到一邊的陳默摸到旁邊的一間工寮,她推開門發現這工寮不同於普通工寮,除了有務農工具以外,還有一個書架和一組乾淨整齊的書案。
    書架上擺了好幾本標示不同年份的手札,陳默挑了年份最早的幾本,舒舒服服地坐到那張大椅子上,把腳翹道書桌上,一下一下的邊抖邊看。
    呂旭康和石頭找進來時,就看到某個為人師表的傢伙非常克難的用左邊的圓手和大腿卡著書,右手翻書頁,姿態十分不雅的看書看得入迷。
    「注意形象啊大姐,你徒兒還在。」呂旭康敲敲門道,「發現了什麼?」
    陳默百忙中空出手指了指旁邊她看完的那幾本,「白姑娘的日記。」
    從日記中,他們看到了一個可憐的女孩。
    白姑娘不姓白,她本名阮運來,出生在城市邊緣的貧民巷裡,母親在她十歲時生病,沒錢看醫生,死了,父親為了給她母親治病還有養活她和弟弟,沒日沒夜地給人做工,什麼活兒都接,最後累死了。
    父親過世那年,阮運來十五歲,因為害怕弟弟步上父親的後塵,靠著清秀的面孔把自己嫁進城裡一家因經商而小有財富的人家,得到了一筆不小的聘金。
    阮運來嫁過去後雖是正妻,但她的婆婆一直瞧不起她窮酸的出身,再加上她的肚子一直沒有動靜,使得她婆婆更加不待見她,天天對著她陰陽怪氣冷嘲熱諷。
    阮運來的丈夫就更糟心了,在外面做生意時順道養的紅粉知己沒有十個也有八個,跟人應酬回來一身酒氣,對阮運來就是粗聲粗氣,要是那天心情不好,還少不了拳腳相向。
    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阮運來嫁過去五年,她的丈夫就因為喝酒醉失足掉進運河淹死了。
    接到兒子的死訊,阮運來的婆婆哭了一天,得出了一個結論:這賠錢媳婦剋死了自己的好兒子!
    於是阮運來堂堂一個當家主母,被關進柴房裡三天三夜,每天只有一碗混了雜質的水和一頓殘羹剩飯。
    第三天晚上,阮運來逃出柴房。
    隔天早上,她的婆婆因為過度傷心,嘴唇發青,口吐白沫而死。
    阮運來操辦了丈夫和婆婆的葬禮,一肩挑起了夫家的生意。
    誰也沒想到,這個出身貧民巷的女人,竟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她擴大了夫家生意的規模,成為商界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阮運來賺的錢有一半給了親弟弟,讓他娶了個乖巧賢慧的妻子,交給他做生意的竅門,姐弟倆算是苦盡甘來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窮怕了,阮運來有些貪得無厭的味道,白的生意也做,黑的生意依然碰了不少,有些時候對待同行,稱得上是不擇手段。
    三年前,她偶然結識了百花山的山主,那山主給了她一種不長在陽間的異草,依照不同的配方能有不同的奇效,讓阮運來賣了個天價。
    然而那東西畢竟詭異,很快引起了各方勢力注意,連遠在天邊的天子都驚動了,沒辦法,阮運來只好轉到鬼都來,藉著陰間鬼市打掩護。
    「百花山?又是百花?」陳默捧著書嘖了一聲,「怎麼這麼沒創意?全都叫百花?」
    「那山在哪裡?感覺我們下一站就在那裡了。」呂旭康問。
    陳默從手札裡抽出一張邊緣有些毛毛的破地圖,是阮運來親手畫的,雖然不是很細緻,但大概位置標示得還算清楚,標示著百花山的那個地方,在鬼都的西南方,普通人步行大概得走個一個半月。
    呂旭康把地圖捲起來收進乾坤腰包,對陳默說,「等你傷好了我們再出發,這些鬼草和鬼火你打算怎麼處理?」
    「鬼火放了吧,那些鬼草...原本就不是現世應該存在的東西,燒了吧,留一株曬乾了帶著,以備不時之需。」陳默把手上的手札一丟,從椅子上爬了起來身個大大的懶腰,十分無辜又十分可惡的舉著自己的圓手說,「我收不了了,你們幫忙吧!」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22-傷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4-山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