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25-邀請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冒險 玄幻
    「真的嗎?」呂旭康兩眼放光,如蒼蠅搓手搬興奮,「多謝山主抬愛,旭康和默姐姐恭敬不如從命了。」
    陳默臉上一如往常的高冷,沒有多餘的表情,內心卻是詫異的,一般來說這樣重要的決定呂旭康都會先和她通個氣,若是她覺得不妥,那兔崽子絕對二話不說把他的餿主意丟進垃圾桶,不會一直找機會拿出來說服。
    但這次直接入虎穴的決定,陳默之前就以對方實力不明,大機率無法應付為由否決過了,而且那時的呂旭康也沒再做出任何異議。
    可他剛剛直接代替她和石頭做了那個被否決了的決定。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陳默覺得更令自己不爽的是呂旭康那廝從剛剛開始眼珠子就沒從人家山主身上摘下來過!
    這可惡的傢伙還在眾多羨慕的眼光中火急火燎的拉著她和石頭的手腕往那山主走過去!
    「你們是一家人?」山主笑得很慈悲。
    「算,也不算,她是我嫂子的妹妹,帶我長大的姐姐,那是姐姐的徒弟。」呂旭康老老實實的自報家門,「我叫呂旭康,姐姐叫陳默,小師弟叫石頭。」
    陳默內心的白眼翻到後腦勺,忍著自己的手不要往呂旭康頭上巴去。
    這是在幹什麼?為什麼要跟嫌疑人說的這麼清楚?
    「哦!那當然算家人了。」山主笑瞇瞇的點點頭,側過身往廟裡一指,「請三位先在廟裡等候,我為信徒處理完疑難雜症,再帶三位回百花山。」
    「那當然!山主悲天憫人,心系蒼生,值得我輩尊敬。」呂旭康讚道。
    山主淺淺一笑,走到廟外祂的使者替祂臨時支起的小亭子裡坐好,開始有求必應環節。
    呂旭康賤兮兮的托著腮趴在窗戶邊偷看。
    陳默的腦子深處冒出了一句背影有什麼好看的。
    「石頭,閒著也是閒著,來跟我對幾招,我看看你的刀練的怎麼樣了。」陳默黑著臉從椅子上站起來,抽出腰間的劍,擺了個起手式。
    石頭立刻抽出他的刀,嚴正以待。
    「別把人家的廟拆了啊!」呂旭康頭也沒回的提醒了一句。
    陳默沒來由的覺得更加煩躁,挺劍朝她的小徒弟刺去。
    以往陳默訓練石頭已經算是虐童…或者說,虐待長者,但她內心還是會估算一個十歲兒童的軀體以及石頭的程度,所以虐起來還是有分寸,每晚石頭身上淒慘的傷口其實都只是破皮瘀青等皮肉傷,藥抹了半個小時就能長好,但今天,呂旭康聽到十幾次兵器砸在地上的哐噹聲和肉體飛出去砸在地上悶悶的撞擊聲,最終他忍不住了,依依不捨的回頭,驚悚的看見石頭悶聲不吭的嘔了一口血出來。
    「你幹什麼?」呂旭康棄了山主,趕過來扶起石頭給他順氣,一面抬起頭質問陳默。
    「我在教徒弟,讓開!」陳默冷聲道。
    「哪有這樣教徒弟的?都打出內傷了!」呂旭康無法理解的回道。
    「死不了。」陳默沉下臉,「數到三還不滾,連你一起打。」
    呂旭康站起來擋在石頭前面,嚴肅的搖搖頭,「在這樣下去,不出兔命,你也會打壞他才剛成型的筋脈,那他就永遠止步於此了。」
    「一。」陳默大拇指煩躁的磨了磨劍柄。
    「默姐姐!」呂旭康也沉下的。
    「二。」陳默抬眼看他,眼神裡是從沒有過的厭惡、憤怒,甚至還有幾乎察覺不到的一點點委屈。
    「你今天到底怎麼了?」呂旭康皺眉問。
    「三。」數完第三個數,陳默挽了個劍花將劍轉個向,腳下一蹬反手往呂旭康挑去。
    呂旭康快速抽刀擋了第一擊,還來不及回擊,陳默就棄了他轉而攻擊狼狽撿刀的石頭。
    石頭倉促的擋了一下,身體搖晃了一下,還沒站穩就被陳默一腳掃向下盤,於是再次咚的一聲跌了個仰面朝天。
    「蝸牛爬嗎?太慢,再來。」陳默一劍戳在石頭臉頰邊的地上,頭也不回用兩指彈開呂旭康後面攻來的刀,「你也是。」
    於是乎百花山主處理完信徒後一進到廟裡,就看到兩顆鼻青臉腫的豬頭。
    「陳姑娘?發生什麼事了?」山主吃驚的問一隻腳踏在呂旭康屁股上,雄糾糾氣昂昂的陳默。
    「教徒弟。」陳默冷冷回了一句。
    「教徒弟也不必這樣啊!慢慢來,欲速則不達。」山主溫柔的扶起石頭,幫他拍拍身上的灰塵。
    「難不曾練功前還要先鋪個軟墊防撞?要是遇到真正的敵人,可沒有人會慢慢來,到時候就不是腫成豬頭,而是踢項上人頭。」陳默哼道,終究還是收回手裡的劍和呂旭康屁股上的腳。
    「陳姑娘如何教導晚輩小仙的確沒有立場干涉,不過小仙還是要提醒姑娘一句,揠苗助長非是好事。」山主溫聲道,「信徒的祈願已然處理妥當,三位隨我來吧,山上有不少仙丹妙藥,擦了傷立刻就好了。」
    百花山不愧是名為百花,儘管現在已接近入冬,仍是百花齊放,滿山爭豔。
    陳默從小跟著姐姐們去過不少次翠蘿的,奇花異草靈木見了不少,但這一眼望過來,竟發現這百花山上有一半的植物是她不曾見過的,而且從這些植物身上散發的氣息來看,各個皆非凡品。
    兩個使者將三人領至三間客房,並給呂旭康和石頭一人一瓶外敷傷藥。
    「主人吩咐了,三位可先作休息,酉正一刻小的會來領三位到清芳廳參加晚宴。」使者公事公辦的交代完事情就離開了。
    呂旭康敲門進來時,石頭在房內拿著桌上的筆當刀自顧自地比劃著,豬頭已經消了,又是一副白白胖胖軟軟嫩嫩。
    「你用了山主的藥?」呂旭康瞪著眼睛問。
    「沒有,師父叫我不要吃或用這裡的任何食物或藥品。」石頭將手上的筆用嘴叼著,從懷裡摸出兩個小瓶子,「師父說白的是外敷傷藥,紅的是內服丹藥,讓你赴宴前吃一顆。」
    呂旭康默默接過小瓶子,大拇指在上面搓了兩下,反手收進腰包裡。
    「師兄,你跟師父吵架了嗎?」石頭睜著圓圓的眼睛問。
    「她大概是有些生氣了,我竟然還挺開心的。」呂旭康自嘲地笑笑,伸手摸摸石頭的腦袋,「這事別和你師父說。」
    石頭懵懵懂懂的點點頭,覺得這些成年兔妖難以理解。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冒險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24-山主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6-原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