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26-原因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冒險 玄幻
    宴會結束後的晚上,三人均是在茅廁裡度過。
    石頭感到很奇怪,宴會上的食物都很新鮮乾淨,他以前靈智還沒開時餓起來什麼都啃,有次誤食雞母珠也是拉的不行,但都沒有這次讓他覺得自己快保不住自己的屁股。
    他跑去問陳默是不是食物裡有什麼兔子不能吃的東西,他師父臉色慘白慘白的,輕輕搖搖頭,給了他兩瓶藍色丹藥,讓他轉交一瓶給呂旭康,然後自己吃一顆後去睡覺,之後不要再向任何人提這件事,尤其不能百花山上的人知道。
    「師父,你不要生師兄的氣了好不好?」石頭突然問。
    陳默自己都沒有察覺自己僵了一下,然後怒道,「我沒有生氣,我為什麼要生他的氣?」
    石頭:「......」
    陳默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煩躁,繃著一張臉摔門走了。
    石頭把要拿去給呂旭康,順便把剛才的對話給呂旭康說了。
    「沒白疼你啊!都懂得幫師兄說好話了。」呂旭康笑道,接著嘆了口氣,「正確來說,你師父那不是生氣。」
     「啊?」石頭疑惑的回想那個怒氣沖沖摔門而去的師父,那不是生氣的話,師父生氣起來會是什麼樣?拆房子?
    「大概你師父自己也沒搞清楚吧?她是吃醋了。」呂旭康似笑非笑道。
    「吃醋?」師父手上...沒有醋啊?難道是說宴會上沾餃子的那個?可他和師兄也有吃啊?就沒這樣暴躁?
    「小孩子不懂啦!」呂旭康捏捏石頭肉嘟嘟的臉頰,對他做了個鬼臉,「等你長大遇到對的人,你就明白了。」
    呂旭康往床上一倒,翹起二郎腿抖啊抖,「但是我也沒辦法,為了你們的安全,我只能這麼做。」
    「那你為什麼不和她解釋?」石頭問。
    「那個山主很危險,你師父也是知道的。」呂旭康雙手枕著頭,「我用嫂子給我的符設了個強大的結界才敢在這裡和你說這些,我們在百花山上的一舉一動,不,也許在山下時山主就已經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了,她邀請我們上山絕對不是想和我們交朋友。」
    「那我們為什麼還要上來?」石頭問。
    「你的鬼朋友還等著報酬呢,線索就在山上,我懷疑山主就是罪魁禍首,你師父也是這麼想的。」呂旭康說,他懶洋洋地轉頭看向石頭,「那些鬼呢?現在還在嗎?」
    「自從進了下面那個村子就都不見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石頭說,「祂們怕山主?」
    「應該說,祂們進不來。」呂旭康說,「那個山主,如果沒看錯,是個神。」
    他們這些連半神都不到的傢伙,在真正飛生了的神眼裡,稱為螻蟻也不為過。
    「那山主肯定知道我們彼此之間的關係,並且懷疑我們此行的目的了,這時我若不做出見色忘友的姿態,怎麼安全的上山?照你師父的想法摸上山?大概還沒到山門我們就能去找你的鬼朋友作伴了...我知道你要問什麼,事先跟你師父說?她的演技其實不怎麼樣,也就整人時能超常發揮,時間久了就藏不住,倒不如直接讓她本色出演來的自然。」呂旭康說。
    「我...其實想問的是山主懷疑我們,為什麼不直接殺了?還要請我們上來?」石頭訥訥道,他還記的陳默跟他說過,對敵人仁慈,便是對自己殘忍。
    「可能是因為百花印吧,你們都沒注意到,那山主從在山下時就一直有意無意的在盯你師父的腰包,祂大概想要確認我們的意圖和能力,決定是留下來用,還是殺了。」呂旭康說。
    石頭:「喔。」
    「怎麼?怕不怕?」呂旭康揚起一邊眉毛問。
    石頭堅定地搖搖頭。
    「哦?真的?」呂旭康另一邊眉毛也翹了起來。
    「既然連師父和師兄都打不過,那怕好像也沒有意義。」石頭說。
    呂旭康聞言哈哈大笑,「你越來越會說話了,想當初讓你說一句完整的話你都憋不出來。」
    笑完,呂旭康正了正顏色,扶著石頭的肩膀道,「石頭,你聽好了,如果之後我有什麼異常行為,你一定要清楚記下來告訴你師父,跟她說我只吃了半顆。」
    「什麼意思?」石頭不解地問。
    「到時候你師父就會知道了。」呂旭康說。
    之後的十幾天,山主天天早晨帶著三人在山裡的不同地方參觀,下午則是自由活動,想在山裡晃或是去山下逛都沒關係。
    如果有需要,只要和山上的仕女說一聲,餐點就會送到房間裡,若是不喜歡,也可以自己到山下的村子覓食。
    陳默天天讓人送兩餐過來,人走了就倒掉,自己窩在房間裡啃火燒餅。
    她找到隔壁山頭的一塊空地,天天下午帶著石頭去那裡進行每日訓練。
    至於呂旭康...每天午後就不見人,大概是去纏那美若天仙的山主了吧?哼,不是美若天仙,是真天仙。
    這天,陳默一如往常地盯著石頭練刀,石頭卻忽然停下來了,力沒收好,整個人飛了出去。
    「幹什麼?心不在焉的?」陳默一手攬住小孩,一手抓住飛刀,向後退了幾部緩衝才止住。
    「師父,我這幾天都沒看到鬼,但剛剛看到了,祂們想要我們過去。」石頭指著樹林深處說。
    那邊的樹很應景的無風自動的劇烈搖晃起來。
    「那走吧,帶路。」陳默把石頭放下,將刀還給他。
    山里長滿了荊棘,有的還有小臂粗,卻不需要陳默出手砍就自己讓開了,不像是木族那樣操控植物自己讓開,而是像有無形的手替他們撥開障礙。
    暢行無阻的走了段路後,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豁然開朗,眼前出現一個巨大的湖泊,映著青空呈現清澈的藍。
    可惜這美景只呈現了一秒,下一秒,陳默眼前幽靜的湖泊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尖叫,清澈的湖水混濁起來,陣陣熱浪撲面而來。
    眼前出現的是一口巨大的油鍋,油鍋裡滾燙的油冒著不怎麼乾淨的金黃泡泡,鍋裡擠滿了人,被燙得血肉模糊,慘叫聲響徹雲霄。
    陳默雖然打起群架來一刀一顆頭毫不怯場,也實在被這個畫面嚇得不清。
    「師父,之前跟著我們的鬼,都在這裡了。」石頭白著臉說。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冒險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25-邀請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7-煉魂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