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27-煉魂鼎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我們被困在裡面了,大家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讓我逃出來。」一個小女孩在陳默眼前憑空冒了出來,全身都是燒燙傷後新長出來的粉紅色皮膚。
    陳默嚇了一跳,隨即想明白這就是帶他們過來的鬼。
    「你們是被誰關在這裡的?」陳默問那小女鬼。
    「百花山主。」小女鬼說。
    「祂為什麼要這樣對你們?」陳默問,「你們看到了什麼嗎?」
    「祂...」小女鬼才剛開口,忽然整隻鬼僵住,看起來像飄在半空中的愛玉。
    「怎麼了?」陳默問,伸出手指想戳戳祂,最後想想感覺不大禮貌,又收回手。
    「後...後面!」小女鬼嚇得不行,整隻鬼抖出波浪來。
    陳默猛的回身,順手把石頭保護在後面。
    「陳姑娘,你怎麼這麼能跑呢?這裡你也能發現。」山主仍是笑的滿面慈悲,但此時也不曉得是不是心理作用,總覺得那個笑讓人寒毛直豎。
    「這是我的煉魂鼎,等這鼎裡的魂魄全部煉化,我就可以得到與天抗衡的力量。」山主非常好心的科普道。
    「為什麼選祂們?」陳默再問,希望拖延一點時間,找到溜走的辦法。
    「為什麼選祂們?原因很簡單,祂們想找鬼草,祂們想殺我,跟你一樣。」山主笑道,抬起手臂只向陳默。
    祂身後一名黑袍人在祂台首的瞬間越過祂衝出來,舉刀砍向陳默。
    黑袍的兜帽在衝擊之下滑落,露出呂旭康的臉。
    呂旭康的狀態很不對,他的眼睛變成令人不安的紫色,且雙眼無神,像是沒有自主意識。
    陳默在一開始看到呂旭康那張臉時愣住了,因此沖忙閃開時手臂上還是被拉出一條血淋淋的口子。
    「呂旭康!你這死兔崽子又亂吃什麼了?醒來!」陳默一邊和他交手一邊喊道,呂旭康道事毫無顧忌,刀刀殺招,陳默卻怕傷了他,因此躲得頗為狼狽,她餘光瞄了一下山主,確認祂暫時不會進來添亂,這才認真對付起這倒楣弟弟。
    「師父!師兄說他只吃半顆。」石頭突然喊道。
    陳默思考了三秒鐘才明白過來,火氣更勝,當下只想把呂旭康的腦殼頗開看看裡面能道多少水出來。
    「你他娘的,是成熟的海鞘吧?」陳默怒道。
    呂旭康的意思是,第一天晚宴前,紅瓶子裡的內服丹藥他只吃半顆。
    那丹藥是鮫人族裡一位半神長輩,煉製的解毒丹,不管是什麼毒,只要是會影響身體或是意識的東西都會被它排掉。
    所以那天晚宴結束之後三人才會拉肚子。
    只是這藥不能常吃,吃多了,解毒丹本身就會變成劇毒。
    藥效有三天,陳默本以為有了三天時間就能用肚子檢測出哪裡的食物、空氣是有問題的,之後能避就避,不能避就再吞一顆藥。
    卻沒想到呂旭康只吃半顆!
    陳默知道呂旭康想做什麼,他想看看這毒到底有什麼作用,從中找到線索。
    陳默要是失控了沒人打得過,石頭才剛化形,沒有讓小孩子是要的道理,於是那個瘋子就自己上了。
    「旭康,殺了她,把她的魂魄丟進井裡。」山主下令道。
    「師父!我來助你!」石頭拔出他的短刀跟著湊上來。
    「別過來!閃一邊去!護好你自己!」陳默吼道。
    「是啊小朋友,你師父和師兄雖然能耐不怎麼樣,但你要是被他們的劍氣波及了也是會段胳膊少腿的,本來肉就不多,要是再少了,阿奇吃不夠的。」
    陳默藉著呂旭康身體的遮掩,迅速地甩了張符過去貼到石頭身上,喊道,「走!」
    那是張緊急傳送符,能直接把人送回翠嶼,正常情況下,符啟動了,就連本人也撤不了。
    眼看綠焰從石頭腳下燃起,石頭下一秒就要消失時,山主出手了。
    祂一把抓住石頭的後領,把他提離地面,腳下一踩,綠焰便滅了,石頭額頭上的傳送符直接化為灰飛。
    陳默只知道半神以上和普通的妖或修士差別巨大,而半神和神之間又是一道巨崁,卻不知道是如此天壤之別。
    具象化的比喻,普通生物是螞蟻,有修為的生物是老鼠,半神是大象,那神便是海裡的藍鯨了。
    這個山主可以輕輕鬆鬆的輾死他們三個,現在還能活著在這裡打打鬧鬧,完全是因為祂心情好!
    陳默第一次感到絕望,在絕對力量前的絕望,當初翠谷國破家亡之時都不曾有這種感覺。
    於是她腳下一轉,踩著玉兔迷影瞬間出現在山主面前。
    反正都要死,乾脆拼命了!
    手上的劍使出了刀招,又強又橫,霸道十足,直接削上山主抓著石頭的手。
    「膽量不錯,資質也不錯,我現在不太想殺你了。」山主道。
    祂伸出雙指輕輕一夾一別,陳默直接連人帶劍向後飛了出去。
    劍尖斷了,一小截留在山主指尖,祂很感興趣的瞧了瞧,然後隨手捏成了齎粉,「你留下來做我的神侍,我不但不殺你,還教你修煉,贈你比你這破劍更好的兵器,如何?」
    陳默覺得自己一定摔裂了什麼內臟,整個腹腔火辣辣的疼,她手腳有些發軟,索性就躺在地上不起來了,扭頭往旁邊把嘴裡的血吐掉,準備開口嗆那山主幾句,正好看到一臉茫然的呂旭康維持著剛才和她對峙的最後一個動作,蹲在那油鍋的結界前發呆。
    然後那一臉茫然的人忽然非常騷包的對她拋了個媚眼。
    陳默:「......」
    藏在衣襬裡的手收了回來,結界破了。
    油鍋炸了,滿鍋的怨鬼不顧自身實力低微,同時衝向祂們的仇人。
    陳默被呂旭康蒙頭抱住,依然覺得燙的不行,她連忙推開壓在身上的人。
    呂旭康的黑袍被燒出一個大洞,好在那黑袍品質不錯,幾乎擋下所有熱油,因此沒有看到血肉模糊的背,只是大概要起水泡了。
    呂旭康的眼睛還是紫的,看起來恍惚一陣清明一陣。
    「差點成了涮兔肉。」呂旭康嘿嘿傻笑道。
    後面的山主現在也沒那個閒功夫找他們麻煩,那群怨鬼雖然不是什麼威脅,但一起撲上去,尤其是怨念更重之後,多少還是能絆住祂一下。
    山主豪不客氣的拿石頭當人肉盾牌,成功的擋下不少怨鬼,但很快祂就後悔了。
    手裡的十歲小孩越漲越大,漲成一顆活生生的人球,山主本以為他要爆體而亡了,順手一扔,卻見那人球就地一滾,滾出一隻站起來有一人高的橘斑巨兔。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26-原因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8-打群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