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28-打群架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那橘斑巨兔齜牙咧嘴拔山倒樹而來,兩顆可愛的門牙此刻像兩個並排的鐮刀,嗷嗚嗷嗚的衝向山主。
    陳默:「......」
    呂旭康:「!?!?!?」
    陳默抽著嘴角問呂旭康,「你有聽過其他同胞這麼叫的嗎?」
    呂旭康則是張著嘴半晌和不起來,「你有看過這麼大隻的兔子嗎?」
    橘斑巨兔,也就是石頭,每踏一步腳下就會升起滾滾黑焰,地上的植物一挨著黑焰立刻委委屈屈的變成一地灰燼。
    「石頭,注意環境,別把森林燒了。」陳默朝他喊了一聲。
    好在那黑焰只在石頭腳踩的地方燃燒,並不會蔓延,沒有造成森林大火的疑慮,只是可憐地上的草本植物和藤蔓,使得林下植被東禿一塊西缺一角。
    化出原身的石頭戰鬥力爆表,山主夥同兩個神侍竟拿不下他,而且他們似乎挺忌憚石頭腳下的黑焰。
    一陣亂鬥後,石頭竟成功咬著一名神侍,鐮刀牙穿腹而過,開始猛烈的左右甩頭,甩出了殘影。
    陳默扶額,「我到底撿了個什麼?」
    呂旭康遲疑到,「我們要幫他嗎?」
    「你身上的毒怎麼樣?還行嗎?」陳默問。
    「沒太嚴重,不至於失去神智被那山主牽著鼻子走。」呂旭康說。
    陳默抓過呂旭康的下巴,粗魯的塞了一顆解毒丹進他的嘴裡,沒好氣的說,「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做死。」
    「毒都發了,吃這個不知道能排多少,幹嘛浪費呢…」呂旭康越說越小聲,一臉慫的看著怒氣值持續飆升的陳默。
    「要是還有下次,不用敵人動手,我親自斃了你。」陳默咬牙切齒道。
    另一邊,石頭嘴裡的神侍被甩了幾下,整個身體軟軟的垂著,也不知道是昏過去了還是死了,不過看她腹部的撕裂傷和石頭甩頭的力度,大概是凶多吉少。
    然後石頭叼著神侍跳離了戰圈,把屍體放下來,開始低頭啃食。
    陳默五官一陣扭曲,手輕輕地掩嘴,像是快吐了。
    呂旭康臉上也閃過一陣不適,「我還以為吃肉的兔子只有那些北峰部落的那群…他們好歹吃熟的!」
    陳默強忍下噁心,搖搖晃晃的握住斷劍站起來,「你還行嗎?輪到我們了。」
    那邊山主和剩下的神侍沒了石頭的攻擊,也緩了過來,趁石頭暫時對他們沒興趣了先來處理把冷落的另外兩隻兔子。
    神侍左臂血流如注,右腿瘸了,腰上有片醒目的灼傷,似乎還有一層薄薄的黑霧在侵蝕著傷口。
    山主看起來就體面多了,除了臉頰上的一抹紅痕,還是那樣的仙氣飄飄、神采奕奕。
    「旭康,你真讓我失望。」山主可惜的嘆道。
    「謬讚。」呂旭康笑道。
    「看來這段時間你已經找到你想要的東西了。」山主面無表情的說,「不得不說,你戲演的很好,我竟然沒有發現。」
    呂旭康眸中紫色更濃,整個人晃了一下,伸手扶住陳默的肩,青筋直跳。
    「怎麼了?」陳默大驚,轉頭質問山主,「你對他做什麼了?」
    「你們以為我特製的百依百順只是用來控制人嗎?」山主優雅的一彈指,呂旭康悶哼一聲,滾倒在地。
    陳默連忙接住,懷裡的人疼的發顫,冷汗弄濕了呂旭康額前的瀏海,沿著鬢角滴落。
    「沒事…只是肚子疼…死不了。」呂旭康咬著牙說。
    陳默悄悄的摸過呂旭康的脈門,然後將他輕輕地將他放到地上,擺成蜷曲側躺的姿勢。
    「陳默,你徒兒殺了我一個神侍,你要是同意接替她的位置,除了之前給過的承諾,我另外放過你弟弟,並給你徒兒留個全屍,如何?」山主語氣中帶著蠱惑的味道。
    「你在威脅我?」陳默站起來,轉頭看向山主,十分有趣的問道,「我居然值得你威脅?」
    「這不是威脅,只是協議,各取所需罷了。」山主說,用下巴點了點地上的呂旭康,「你的時間不多了,你想看著你弟弟死嗎?」
    「姨媽痛而已,死不了。」陳默說,用手裡的斷劍挽了個劍花,擺出起手式,「我的人,我自己救,不用你在那裡貓哭耗子假慈悲。」
    「原來姨媽痛是這樣。」地上的呂旭康也扶著刀強撐著站起來,發白的唇微微勾起,「默姐姐的人,也不會輕易等死,否則沒資格和她站在一起,這就讓你看看拋顱魅影和陰間小鬼的厲害。」
    「閉嘴!」聽到這陳年舊號,陳默黑了臉,低聲喝道。
    呂旭康咧嘴笑了一下,兩人身上的妖氣濃烈起來,頭頂彈出一雙毛茸茸的長耳朵,默契的同時衝出,一前一後包抄山主。
    「原來是一窩兔子。」山主樂道,赤手空拳的就迎上來。
    「石頭!」陳默朝巨兔的方向喊了一聲。
    橘斑巨兔回過頭來,嘴邊的毛沾了血肉,嘴裡還叼著根疑似腿骨的東西,牠睜著血紅的眼,看向倖存的,正要上去幫山主的另一名神侍。
    那名神侍無法克制的抖了抖。
    呂旭康還在疼,因此手上無力,本該剛硬的刀招被使得軟綿綿的,殺傷力基本為零,但總能有意無意的替陳默擋掉攻擊。
    很快,呂旭康的刀只剩下個刀柄,他嘖了一聲,隨手把刀柄當暗器扔了出去,自己退出戰圈,坐到樹上去,拿出骨笛開始吹。
    也不知道這傢伙在想什麼,曲子從祝壽曲,換成成親曲,又換成喪葬曲,一首接一首,吹出個吊兒啷噹的味道,硬生生把喪葬哀樂吹得像是去地府閒晃。
    那頭,石頭正津津有味的啃第二個神侍。
    陳默手上的劍又斷了一半,和她人朝兩個不同的方向飛了出去,她也不急著撿,而是隨手抓過一根朝她爬過來的藤蔓往山主甩去。
    她使的是赤焰人擲火鞭的手法,但又有些不同,藤蔓殺氣騰騰的直抽山主而去,被祂一把握住,本該就此停下,後面的一小截竟毫無預警的又一捲,將在山主纖細白皙的脖頸上做了個到此一遊的記號。
    那是百花寨羊角姐的功夫,雖然不太一樣,但學的有八分像了。
    山主一臉詫異的摸了摸皮開肉綻的脖子,似是吃痛,眉頭皺了一下,又看到被吃得只剩條胳膊的神侍,臉完全黑了下來。
    「這是你們自找的。」山主怒喝,澎湃的神力以祂為中心向四面八分爆開,呂旭康笛音猛地拔高,地上冒出一圈粗壯的巨木,但也只擋住片刻,又炸成了木屑。
    呂旭康飛了出去,撞上一坨毛茸茸,他回頭一看,看到石頭看著自己的紅眼睛。
    呂旭康道了聲謝,急急尋找陳默的身影。
    一片塵土飛揚之後,一抹黃壓在一段斷木下,頭頂的黑色耳朵蓋在地上,無聲無息。

最近忙起來了,爭取一週三更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27-煉魂鼎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9-救兵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